內容詳情

內容詳情

副標題

又一起串標案曝光:借用19家建企資質圍標串標,涉案工程2000余萬元!3人被判刑!

 二維碼 772
發表時間:2022-03-03 09:33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等

近日,四川一起串標案一審宣判。

被告人孫某為獲取工程利益,產生圍標串標取得施工權的犯意,并通過出資由被告人李某、凡某蓮為其實際運作,采用支付好處費、統一制作投標報價工程量清單和施工組織設計、統一開具投標保函等方式借用19家有資質的建筑公司參與項目投標,成功取得嘉陵江廣元段昭化古城戰勝壩段防洪工程,涉案工程價值二千余萬元。

在此過程中,被告人李某還通過“建筑行業微信群”,以給予好處費的方式聯絡專業造價人員任某成、向某批量制作該項目圍標公司的投標工程量清單,然后轉給各參與圍標公司再合成標書進行投標。最終由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標該工程,中標價格二千余萬元。隨后,被告人孫某讓其侄子孫某以四川萬博志通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名義與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簽訂“勞務合作協議”,實際參與承建該工程,至案發,該工程已臨近竣工。

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孫某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已繳納);

二、被告人李某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三、被告人凡某蓮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注:判決書全文附于文尾

延伸閱讀

2021年以來,國家打擊“圍標串標”力度再度加大。


住建部開展集中整治!重點針對串標等行為

9月初,住建部發布了《關于開展工程建設領域整治工作的通知》,重點整治串標等行為,本月起,進入集中整治行業亂象階段。

針對工程建設領域以下突出問題開展整治工作:

(一)投標人串通投標、以行賄的手段謀取中標、掛靠或借用資質投標惡意競標行為。

(二)投標人脅迫其他潛在投標人放棄投標,或脅迫中標人放棄中標、轉讓中標項目強攬工程行為。


發改委:重點打擊“標王”、“標頭”!重點關注“陪標專業戶”!

9月30日,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向社會公開征求對《關于嚴格執行招標投標法規制度進一步規范招標投標主體行為的若干意見(征求意見稿)》意見的公告。文件提出將重點打擊“標王”、“標頭”,重點關注“陪標專業戶”。

1、依托電子招標投標系統,運用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重點關注中標率異常低、不以中標為目的投標、涉嫌圍標串標的“陪標專業戶”。

2、重點打擊涉嫌操縱投標或出借資質等不法行為導致中標率異常高的“標王”。

3、重點打擊發起或者組織串聯、操控評標專家進行圍標串標的“標頭”。

一、圍標串標,信用難修復

2019年,國家發改委在《關于進一步完善“信用中國”網站及地方信用門戶網站行政處罰信息信用修復機制的通知》中,針對涉及失信行為的行政處罰信用信息修復機制進行了具體規定。

《通知》明確規定,下列嚴重失信行為的行政處罰信息均按最長公示期限予以公示,公示期間不予修復

1.在食品藥品、生態環境、工程質量、安全生產、消防安全、強制性產品認證等領域被處以責令停產停業,或吊銷許可證、吊銷執照的行政處罰信息;

2.因賄賂、逃稅騙稅、惡意逃廢債務、惡意拖欠貨款或服務費、惡意欠薪、非法集資、合同欺詐、傳銷、無證照經營、制售假冒偽劣產品和故意侵犯知識產權、出借和借用資質投標、圍標串標、虛假廣告、侵害消費者或證券期貨投資者合法權益、嚴重破壞網絡空間傳播秩序、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等行為被處以責令停產停業,或吊銷許可證、吊銷執照的行政處罰信息;

3.法律、法規、規章另有規定不可修復的行政處罰信息。


二、圍標串標怎么判?

《招標投標法》、《政府采購法》中給予串通投標的投標人、招投標代理機構企業及主管、直接負責人被罰款,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取消其一年至二年內參與招標的資格,直至吊銷營業執照和招標代理資格。但是《刑法》在“串通投標罪”中明確規定:

投標人相互串通投標報價,損害招標人或者其他投標人利益,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何為情節嚴重呢?


三、如何認定圍標串標?

1、投標人相互串通投標

  • 投標人之間協商投標報價等投標文件的實質性內容;

  • 投標人之間約定中標人;

  • 投標人之間約定部分投標人放棄投標或者中標;

  • 屬于同一集團、協會、商會等組織成員的投標人按照該組織要求協同投標;

  • 招標文件實施資格預審的,投標人通過了資格預審但無正當理由不參加投標;

  • 采用電子招投標的,從同一個投標單位或者同一個自然人的IP地址下載招標文件或者上傳投標文件;

  • 投標人之間相互約定給予未中標的投標人費用補償;

  • 投標人之間為謀取中標或者排斥特定投標人而采取的其他聯合行動。

  • 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由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編制;

  • 不同投標人委托同一單位或者個人辦理投標事宜;

  • 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載明的項目管理成員為同一人;

  • 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異常一致或者投標報價呈規律性差異;

  • 不同投標人的投標文件相互混裝;

  • 不同投標人的投標保證金從同一單位或者個人的賬戶轉出。

2、招標人或招標代理機構與投標人串通投標

  • 在開標前開啟投標文件并將有關信息泄露給其他投標人;

  • 直接或者間接向投標人泄露標底、評標委員會成員等信息;

  • 明示或者暗示投標人壓低或者抬高投標報價;

  • 授意投標人撤換、修改投標文件;

  • 明示或者暗示投標人為特定投標人中標提供方便;

  • 編制的招標公告、招標文件、資格審查文件中設有明顯的傾向性條款,為特定投標人“量身定做”;

  • 在開標前與投標人就該招標項目進行實質性談判;

  • 招標代理機構在同一工程項目中,既為招標人提供招標代理服務又為投標人提供投標咨詢或同時為兩個以上(含兩個)投標人提供咨詢;

  • 在評標過程中,為使特定投標人中標而對評標委員會進行明顯傾向性引導;

  • 指使、暗示或強迫要求評標委員會推薦的中標候選人放棄中標;

  • 與中標人之間另行約定給予未中標的其他投標人費用補償;

  • 招標人或招標代理機構與投標人為謀求特定投標人中標而采取的其他串通行為。

附原文:


四川省廣元市昭化區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21)川0811刑初90號

公訴機關四川省廣元市昭化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孫彪,曾用名孫春生,男,1975年4月17日出生,漢族,四川省廣元市朝天區人,高中文化,建筑從業人員,住四川省廣元市朝天區。2021年5月13日因涉嫌犯串通投標罪被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區分局取保候審,現在家。

辯護人李成麟,四川中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杉,女,1992年1月17日出生,漢族,四川省廣安市廣安區人,大專文化,原四川五岳市政園林工程責任有限公司職員,現住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2021年5月27日因涉嫌犯串通投標罪被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區分局取保候審,現在家。

被告人凡菊蓮,女,1991年6月24日出生,漢族,四川省內江市資中縣人,大學文化,原四川五岳市政園林工程責任有限公司職員,現住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區。2021年5月28日因涉嫌犯串通投標罪被廣元市公安局昭化區分局取保候審,現在家。

廣元市昭化區人民檢察院以廣昭檢刑訴[2021]8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孫彪、李杉、凡菊蓮犯串通投標罪,于2021年1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實行獨任審判,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廣元市昭化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呂東平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孫彪及其辯護人李成麟律師、被告人李杉、被告人凡菊蓮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廣元市昭化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20年4月底,被告人孫彪獲知“嘉陵江廣元段昭化古城戰勝壩段防洪工程”項目上網公開招標,遂產生通過圍標串標取得施工權的念頭,便聯系四川五岳市政園林工程責任有限公司的被告人李杉商議,由孫彪出資、李杉出面聯系有資質的建筑公司進行圍標串標,圍標成功后由被告人孫彪與中標公司簽訂“勞務合作協議”進行實際施工。隨后,孫彪安排其駕駛員孫青春通過轉賬和現金方式向被告人李杉支付好處費合計13.2萬元。

之后,李杉以共同掙錢為由,邀約公司同事的被告人凡菊蓮與其一道,采用支付好處費、統一制作投標報價工程量清單和施工組織設計、統一開具投標保函等方式聯絡了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19家有資質建筑公司參與項目圍標,其中,被告人李杉聯絡了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久易茂尊建設有限公司、四川蜀恒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建遠發工程有限公司、國聯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四川省同瑞達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屹晟建設工程有限公司7家公司,被告人凡菊蓮聯絡了華建利安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四川晨冉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省智威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寶坤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盛源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四川昌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四川樺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四川民和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四川興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中創偉業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中皓晟通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力合水電工程有限公司12家公司。在此過程中,被告人李杉還通過“建筑行業微信群”,以給予好處費的方式聯絡專業造價人員任小成、向濤批量制作該項目圍標公司的投標工程量清單,然后轉給各參與圍標公司再合成標書進行投標。最終由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標該工程,中標價格二千余萬元。隨后,被告人孫彪讓其侄子孫波以四川萬博志通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名義與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簽訂“勞務合作協議”,實際參與承建該工程,至案發,該工程已臨近竣工。

被告人李杉從中獲利1萬余元;被告人凡菊蓮從中獲利1萬余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孫彪、李杉、凡菊蓮在嘉陵江廣元段昭化古城戰勝壩防洪工程招投標過程中,以借用多家符合招標條件的公司資質,并串通各公司投標報價的方式進行圍標,損害招標人和其他投標人利益,情節嚴重,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串通投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孫彪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李杉、凡菊蓮起次要作用,系從犯。被告人孫彪、凡菊蓮主動投案且如實供述,系自首,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李杉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坦白,可以從輕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之規定,提請本院依法判處,并建議對被告人孫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建議對被告人李杉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建議對被告人凡菊蓮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被告人孫彪對指控事實、罪名沒有異議,在開庭審理過程中自愿認罪認罰。

被告人孫彪的辯護人對指控事實、罪名沒有異議,提出涉案工程已竣工驗收,未出現工程安全質量問題,被告人孫彪在共同犯罪中并未直接參與實施具體行為,應為從犯,且案發后主動到案,具有自首情節,積極退贓,當庭認罪認罰,社會危害性小,犯罪情節輕微,建議對其免于刑事處罰。

被告人李杉對指控事實、罪名沒有異議,在開庭審理過程中自愿認罪認罰。

被告人凡菊蓮對指控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沒有異議,自愿認罪認罰,希望法院對其從輕處罰。

經依法審理查明:2020年4月底,被告人孫彪獲知“嘉陵江廣元段昭化古城戰勝壩段防洪工程”項目上網公開招標,遂產生通過圍標串標取得施工權的念頭,便聯系四川五岳市政園林工程責任有限公司的被告人李杉商議,由孫彪出資、李杉出面聯系有資質的建筑公司進行圍標串標,圍標成功后由被告人孫彪與中標公司簽訂“勞務合作協議”進行實際施工。隨后,孫彪安排其駕駛員孫青春通過轉賬和現金方式向被告人李杉支付好處費合計13.2萬元。之后,李杉以共同掙錢為由,邀約公司同事的被告人凡菊蓮與其一道,采用支付好處費、統一制作投標報價工程量清單和施工組織設計、統一開具投標保函等方式聯絡了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19家有資質建筑公司參與項目圍標,其中,被告人李杉聯絡了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久易茂尊建設有限公司、四川蜀恒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建遠發工程有限公司、國聯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四川省同瑞達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屹晟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被告人凡菊蓮聯絡了華建利安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四川晨冉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省智威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寶坤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盛源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四川昌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四川樺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四川民和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四川興林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中創偉業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中皓晟通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四川力合水電工程有限公司共12家公司。在此過程中,被告人李杉還通過“建筑行業微信群”,以給予好處費的方式聯絡專業造價人員任小成、向濤批量制作該項目圍標公司的投標工程量清單,然后轉給各參與圍標公司再合成標書進行投標。最終由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標該工程,中標價格二千余萬元。隨后,被告人孫彪讓其侄子孫波以四川萬博志通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名義與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簽訂“勞務合作協議”,實際參與承建該工程,至案發,該工程已臨近竣工。被告人李杉從中獲利1萬余元;被告人凡菊蓮從中獲利1萬余元。

另查明,被告人孫彪、凡菊蓮主動投案后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被告人李杉到案后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四川富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涉案公司相關人員向公安機關退繳違法所得50800元,任小成向公安機關退繳違法所得7200元,向濤向公安機關退繳違法所得8000元,被告人凡菊蓮向公安機關退繳違法所得5000元,被告人李杉向公安機關退繳違法所得10000元,均已隨案移送至本院。在本案審理過程中,被告人凡菊蓮主動向本院退繳違法所得5000元,被告人孫彪預繳罰金100000元。2021年11月1日,被告人凡菊蓮在廣元市昭化區人民檢察院自愿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經本院通知廣元市昭化區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王英權律師、肖曉宏律師在開庭審理前為被告人李杉、凡菊蓮提供了法律幫助。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質證認證的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辨認筆錄、檢查筆錄、微信支付賬單、銀行卡交易記錄、中標通知書、工商登記資料、到案經過、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退贓憑證等證據予以證實,足以認定。

關于被告人孫彪的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孫彪系從犯,社會危害性小,犯罪情節輕微,應免予刑事處罰的的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孫彪為獲取工程利益,產生圍標串標取得施工權的犯意,并通過出資由被告人李杉、凡菊蓮為其實際運作,借用19家有資質的建筑公司參與項目投標,成功取得嘉陵江廣元段昭化古城戰勝壩段防洪工程,涉案工程價值二千余萬元,嚴重損害招標人和其他投標人利益,情節嚴重。對辯護人該項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對被告人孫彪的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孫彪具有自首、積極退贓、當庭認罪認罰的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相符,本院在對其具體量刑時予以綜合考慮。

本院認為,被告人孫彪、李杉、凡菊蓮在嘉陵江廣元段昭化古城戰勝壩段防洪工程招投標過程中,以借用多家符合招標條件的公司資質,并串通各公司投標報價的方式進行圍標,涉案工程價值二千余萬元,損害招標人和其他投標人利益,情節嚴重,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孫彪、李杉、凡菊蓮犯串通投標罪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孫彪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李杉、凡菊蓮起次要或輔助作用,系從犯,本院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孫彪、凡菊蓮主動投案且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自首,本院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李杉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坦白,本院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孫彪積極預繳罰金,本院對其酌予從輕處罰;被告人李杉、凡菊蓮積極退繳違法所得,本院對其酌予從輕處罰。被告人孫彪、李杉、凡菊蓮自愿認罪認罰,本院對其從寬處理,根據各被告人認罪認罰的階段早晚、悔罪程度,本院給予被告人凡菊蓮較之被告人孫彪、李杉更寬的從寬幅度。鑒于被告人孫彪系初犯、偶犯,案發后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積極預繳罰金,認罪悔罪,適用緩刑對其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符合緩刑適用條件,本院對其適用緩刑;鑒于被告人凡菊蓮、李杉系初犯、從犯,到案后如實供述,積極退繳違法所得,認罪悔罪,適用緩刑對其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符合緩刑適用條件,本院對其適用緩刑。公訴機關的量刑建議適當,本院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第二百零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孫彪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已繳納);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二、被告人李杉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應自本判決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內繳納完畢。)

三、被告人凡菊蓮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應自本判決生效之次日起十日內繳納完畢。)

四、對扣押在案的違法所得人民幣合計86000元,依法予以沒收,上交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之次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元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審 判 員  梁 才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十日

法官助理  張 穎

書 記 員  趙梓妃

附本案適用的法律條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二十三條投標人相互串通投標報價,損害招標人或者其他投標人利益,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投標人與招標人串通投標,損害國家、集體、公民的合法利益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二十七條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兩個月。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十五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

第二百零一條對于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時,一般應當采納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議,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一)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或者不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的;

(二)被告人違背意愿認罪認罰的;

(三)被告人否認指控的犯罪事實的;

(四)起訴指控的罪名與審理認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五)其他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量刑建議明顯不當,或者被告人、辯護人對量刑建議提出異議的,人民檢察院可以調整量刑建議。人民檢察院不調整量刑建議或者調整量刑建議后仍然明顯不當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


文章分類: 建筑法苑
分享到: